兴奋剂检测也能“线上”?运动员自己采集尿样,封存邮寄

来源:admin日期:2020/04/16 浏览:80

虽然当下全球的体育赛事都已基本因为疫情暂时中止,但反兴奋剂机构的工作却没有停止。

特殊时期,他们甚至想出了一个特殊办法来进行兴奋剂检查:通过网络的方式来进行飞行药检。

贵定活塾饲料有限公司

一定程度上,这样的方法的确在保证检查的同时也避免了疫情期间的人际接触,但怎样保证公平,成为了外界所担忧的问题。

疫情当前,药检转入线上?

在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的当下,许多体育运动员都处在封闭训练或者居家隔离的状态之中,避免感染成为了重要任务。

这样的状况下,需要工作人员现场采集样本的药检,尤其是那些不提前通知就上门采样的飞行药检如何开展成为了难题。

据美国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从两周前开始,美国的反兴奋剂机构开展了一项新的“实验”:以线上的方式来进行药检样本的采集。

换句话说,工作人员不需要和运动员进行实际接触,只需要通过电话以及视频连线的方式来完成工作流程。

具体的操作办法是:运动员会以快递方式收到采集样本的器材,同时必须每天给反兴奋剂机构留出一个小时的“窗口时间”,反兴奋剂机构可能在任意一天的窗口时间打来视频电话;

在视频中验证了相关文件后,运动员必须以视频方式展示自己前往卫生间的过程,并展示没有其他人在场;

视频此时会暂时关闭,运动员自己采集尿样,随后再重新打开摄像头,运动员需要给尿样测温,证明此为新鲜的样本;

按要求封存尿样后,运动员需要在摄像头前现场采集自己的血样并封存,随后样本再寄回反兴奋剂机构进行检测。

美国“核少女”莱德基。

怎样保证公平引担忧

目前,已经有多名运动员以这样的方式进行了药检,其中就包括拥有5枚奥运金牌的美国女子游泳名将莱德基。

“我们此前就曾讨论过这样进行检测的可能性,疫情的到来让我们加快了脚步。”美国反兴奋剂机构的负责人泰加特表示。

据称,反兴奋剂机构之所以会构想这样的检测方式,是为了能在未来让药检的过程更加简便,同时也减少对于运动员生活的打扰。

莱德基就透露,药检工作人员经常突然来到她的寝室或是公寓,甚至在美国疫情开始变得严重的3月份,她还是接受了两次药检。

而在药检工作人员离开后,害怕感染的她把居所的所有地方都擦洗了一遍,“但我很高兴能加入(线上药检)的实验,这样感觉更好。”

但在避免了人际接触的同时,这样的线上药检方式也引发了对于增加作弊可能性的担忧。

为此,工程案例美国反兴奋剂机构也采取了种种对策:比如和以往一样要求运动员留出“窗口时间”,只是检测方法从上门变成了视频连线,而样本在被封存好之后,也是由美国反兴奋剂机构指派物流人员去上门回收。

未来是否投入实践仍存疑

美国反兴奋剂机构负责人泰加特在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表示,自己并不担心会有运动员用旧的尿样冒充样本,因为检测手段能够检测出来样本的新旧,而如果使用了其他人的尿样,则检测出的生物指标会和血液的样本不符。

不过难点仍然存在——比如血样在输送过程中会有所干燥,这会让检测的难度增加,“但随着今后检测技术的发展我们能够解决这一问题。”

美国短跑名将莱尔斯也参加了线上药检的测试,他表示因为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自己动手,整个过程花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的时间。

而对于他来说,线上药检的体验没有那么美好,“我个人还是更喜欢有工作人员来检测,这样运动员也更有可信度。”

另一名参与的运动员、美国马拉松女将图里亚穆克则表示,这样的方式能否推广到更多地方存在疑问。比如在她出生的故乡肯尼亚,网络并不是那么稳定,一些运动员也对视频连线这样的科技手段不熟悉。

的确,如果能够把线上药检的方式投入实用,将为反兴奋剂机构节约下一大笔派遣人员进行飞行药检的资金。据报道,目前德国和挪威的反兴奋剂机构也在讨论是否尝试类似的方式。

但距离线上药检得到广泛认可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就表示对此类“实验”并不了解,也有运动员表示,相比节约开销,保证药检的可靠性更为重要。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  “榨菜”们频创历史新高,低位大消费股名单来了,最高看涨超60%

【周度分析】车市扫描(2020年4月1日-4月12日)

原标题:三月的江西,是多彩的、是梦幻的、是芬芳的

文章开始前,我想先问大家一个问题,一款国产车,售价超百万,你是否愿意为其买单?我想先来说结论,你们大概率是不愿意买单的,因为赤裸裸的现实,就摆在我们面前。那就是我们今天要聊到的主角——北京BJ90!

原标题:干货!奶爸分享的0-1岁宝宝必买的读物,绝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!

0